"小潔~"
媽放下手中的碗

"怎麼?"
我也回的簡潔

"等一下媽咪要出門喔!"

"去哪?"

"跟幾個媽媽聚聚。"

"去打麻將?颱風天耶!?"

"對阿!約好的!妳忘了今天禮拜五嗎?"

每個禮拜五的晚上
媽都會跟幾個媽媽摸上幾圈
可以說是風雨無阻
快的時候兩圈
興起的時候打到禮拜日還不知道回來

說是這樣說
但我也從沒聽過誰打電話來家裡約打麻將
也不曉得媽是跟哪幾個媽媽打

說爸爸有個神秘的職業
媽媽也有她神秘的地方

十多年了
每個禮拜打不沈悶嗎
會不會偶爾打打大老二呢
突然有人不能來的時候
會不會三咖打打鬥地主呢
雖然很喜歡逛街
但是每個禮拜都逛新光三越的話我也是會煩的

媽的眼神看向學長

"范......范媽媽,我等一下就回家。請......請您放心"
學長像是被電到般緊緊張張的回答

媽笑了,我也笑了
其實媽沒有特別的意思

"不用緊張,留下來玩也好,先撥個電話給家裡報個平安吧!颱風怪大的,回去的路上也危險!"
媽說這句話,也不想想等等要出門的是誰

"對阿!學長留下來好了,颱風夜,我一個人也怕。"

學長轉過臉驚訝的看我
沒想到這句話我竟然說的出口
我知道媽不會反對
因為  我一直是個乖女孩

接下來的晚餐
學長還是盯著他的碗
我還是盯著他
媽也還是微笑的看著我

之後媽拿出手機按阿按的
媽不喜歡打電話
什麼都喜歡用傳訊的
有時在學校上課
還會收到媽咪要我幫忙買菜或是買養樂多的簡訊

 

接著過沒多久
手機響
是媽出門的時候
媽看了看手機
直接出門  沒把電話接起來
"別把屋頂掀了嘿!"
媽出門前回頭說

媽出門了
除了雨聲
房子裡剩下兩個沒有聲音的人

"把碗筷收一收吧!我來洗"
我先打破沈沒

"喔!"

"我在弄廚房的時候,你快去洗個澡吧!
洗髮精沐浴乳應有盡有,上面都有寫中文,不用我招呼吧!"

"這樣我的味道不就跟妳一樣了嗎?"

"跟我一樣有什麼不好?"

"醫學報導有說過......"

"我知道你想說哪一段,你是要說動物因為身上不同的氣味而吸引彼此對吧!
要是你的味道跟我的一樣,我就不會被你吸引了,是不是?"
我打斷學長的話

"你怎麼知道!?"

"醫學報導我也有看!"

"那......那......"

"那你不會用洗髮精洗身體,用沐浴乳洗頭阿!?這麼簡單還要我教,你第一天上班阿!?"
我就喜歡這樣
消遣他還要引經據典

"喔~!"

學長進浴室沖澡
我整理廚房
手上沖沖洗洗
腦袋裡還在下午的甜蜜
回想起來還會微笑的片段
這樣會不會太快呢?
連手都還沒牽呢!

 

下午
在學長學校的腳踏車篷
因為颱風緊急停止的球賽

愛心手巾
喘呼呼的他
沒有拒絕讓我幫忙擦汗
也沒有拒絕讓我靠在他濕漉漉的球衣上
有汗水  有雨水  還有我興奮的淚水
20公分的差距
是一個完美的差距

抬頭看他
他也用親吻我的額頭回應

 

今天他就要在家裡過夜了
這樣會不會太快呢?
連手都還沒牽呢!
這就叫做所謂的盜壘嗎?

 

突然咻的一生

該死的台灣電力公司
怎麼會在我做白日夢的時候停電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大男男和小男男

otherwise3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