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潔
我的姓與名
跟媽媽姓
原因說有點複雜其實也還好

媽媽原本的老公,也就是我的親生爸爸
在生下我之前一次工作意外過世了
聽媽說以前我們過的很苦
爸爸是工地的小工頭
每天早上八點上工一直要到晚上八點才下工
媽媽則是在家裡做家庭代工用縫紉機車鞋墊
媽有一雙巧手
我小時候的毛衣毛帽都是媽一手縫製的
媽還說爸很黑很壯
我還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
爸還可以每天捧著媽媽練舉重
有點扯
不過我願意相信
因為媽每次跟我提到爸的時候
臉上總是笑咪咪的

爸爸過世了以後
家裡的經濟擔子全壓在媽媽身上
家庭代工縫鞋墊的收入已經無法負荷
沒讀什麼書的媽媽
實在也無法找到其他收入更多的工作
辛苦的樣子被里長看了
所以介紹現在的新爸爸認識
認識沒多久就又結婚了
媽說靠她一個人根本不可能把我養大
所以在我出生沒多久後
就這樣嫁給現在的爸爸

媽媽跟我差18歲
是一個年輕媽媽
身材很好
臉蛋也很好
至少每一次母姊會的時候
媽媽總是被認作我的姊姊
媽也曾開玩笑的說
還好我像她
要是像到工人爸爸就不得了了

現在的爸爸跟我差25歲
也是一個年輕爸爸
有一份神秘的職業
從來沒有跟我提起
雖然好奇  不過我也從沒問過他
每次填基本資料的時候
父親的職業欄總是讓我困擾
最後索性填上漁業
遠洋漁夫的工作性質
跟爸爸常常不在家還滿配的

我一直以為像媽咪這樣喪夫的女人
要再嫁的話
也應該是嫁給一個有錢老頭
爸媽才差七歲
很難想像為什麼他們會結合
也許是因為媽長的真的很美吧
要不然有誰願意取一個帶著拖油瓶又沒錢的女人

三年前
在媽咪肚子裡的弟弟也八個月大了
我十五歲
一個正準備考高中的國三生
媽咪的預產期正巧就在聯考那個禮拜

很久才見一次爸爸
但每一次我都對他抱怨應該要多陪媽咪
不管什麼
就單純的因為媽咪現在是個孕婦
這個理由就足夠了  不是嗎

結果媽咪就在送我去考場的回程上
生下了弟弟
不幸的是弟弟的生命
只有短短的十幾個小時
甚至等不及我見他第一面  以及  最後一面

我到醫院的時候
爸牽著媽的手
有那麼一瞬間
我替我買的兩隻皮卡丘三隻粉紅豹和一整套麥當勞SNOOPY娃娃覺得可惜
還有那一整間在一個下午填滿房間的娃娃
爸說是親戚朋友送的
媽靦腆的笑  沒有回答
帶有淚光的眼睛
目光射向爸爸......

 

故事回到我坐在餐桌邊 穿著SNOOPY睡衣這個時空

學長穿著爸的襯衫  從上數下來三顆扣子沒扣
被大雨打濕的籃球褲  還有黏在腿上的印子
端著剛盛好的熱湯  往餐桌走來

媽從一開始就一直竊竊得笑
不曉得在開心什麼

而我呢
還在盤算怎麼捉弄該死的學長
腦袋裡下午甜蜜的畫面還沒消散
嘴角卻已經邪惡的上揚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大男男和小男男

otherwise3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