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の夢第八彈

昨天凌晨六點上樓睡覺
因為扶手外套試模的關係

殺手夢
這是我第二次夢見自己是個殺手
也不算啦 第一次是個保鏢

夢中的我是個女孩
穿著制服百褶群的高中女孩
殺手師傅是我父親
對手則是個黑社會老大
夢很長
也很清晰

不過記憶卻是模糊的

最記得父親最後的一句話
在他把長30公分的刀插進黑社會老大體內的時候
他說

"殺壞人,要把刀插進他的心臟。"
"瘋狂噴濺的血,當作是他對這社會的贖罪!"

--分隔線--

好像有點意境
創作者介紹

大男男和小男男

otherwise3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